谢谢你长这么好看还关注我

【evanstan】宁直不弯

#1
克里斯洗完澡湿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塞巴斯蒂安已经放下了手中那本无聊的杂志,此刻他正半撑着身子倚坐在床上,软绵绵的陷在用枕头垫起来的衬托里,后脑抵在床沿,仰着头,悠闲的听着音响里传出的轻音乐,那位不知名的女歌手用略带沙哑的温柔嗓音唱着“我的生活就像桂树枝一样甜,”是的,甜蜜的桂树枝。克里斯的脑海里回味着这一句歌词,他站在浴室门口用搭在肩头的毛巾歪着脑袋擦拭着仍在向下滴水的发丝,目光却是锁定在塞巴斯蒂安身上。塞巴斯赤裸的上身正穿着自己新买的那件黑色机车外套,双臂抱在胸前,敞开的衣襟露出了脖颈以及胸口的一小片皮肤,在鹅黄色床头灯的照耀下泛着柔软的光泽,如果克里斯是吸血鬼的话那这里无疑便是他最佳的觅食位置。塞巴斯为了角色所留的那头中长发尚未的来得及剪去,半干的微卷发尾随意的垂在他的耳旁两侧,而他的双腿则是长伸着,包裹在浴巾之下隐约可见这几个月锻炼下来颇有成效的肌肉线条。他这幅样子总是让人联想到颓废落魄的音乐少年,就像艾伦金斯堡和詹姆斯迪恩的混合体。
当歌曲播放到尾声时,克里斯的头发也已经差不多干了。他扯下了湿润的毛巾挂在架子上,向塞巴斯蒂安走近,今天是宣传期的最后一天,结束了这一场之后明天两个人将各自投入接下来的工作,晚上庆功宴很愉快,他记得他们应该都喝了不少的酒,在酒精的刺激下,安东尼和杰瑞米两个人比赛一般的,笑话一个接着一个,塞巴斯坐在克里斯的左手旁,和平常一样,他没有过多的插话,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安安静静的笑着,眉眼自然弯曲成了美好的弧度。
克里斯望着他,而塞巴斯显然也注意到了这道目光。对视片刻后,他们先后起身离开了热闹的大厅。
而至于他是怎么掩人耳目来到塞巴斯房间的这个过程,在长期躲避狗仔的训练下克里斯早已驾轻就熟。门开了,塞巴斯倚在门口的立柜上抱臂望着他,还没等他开口,便被克里斯用唇堵住了接下来的一切话语。
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关系的?克里斯也不清楚,也许是在拍摄队一时候,当他第一次在剧组看见塞巴斯蒂安时,后者正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自己的剧本,克里斯一点也不怀疑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一丝不苟神情认真的男人,他确信他可以胜任巴基这个角色,这个作为美国队长灵魂伴侣般的人。整个拍摄期间,他们一直保持着还不错的关系,私下偶尔也会一起出去看看球赛什么的,原本可以这样一直做不温不火的朋友,可自从那件事之后,所有都变了。
这一切开始得更像一个玩笑。一场小型的私人聚会,不知道在谁的起哄之下他们居然开始玩上了转瓶子这种小孩才感兴趣的游戏,当瓶子指向塞巴斯和自己的时候,所有人在欢笑只余也没抱任何希望,谁都知道这个语死早的孩子是个直得不能再直的直男,饶使他演过这么多的gay,克里斯也只是不以为意的笑一笑,他可不想因为这个无聊的游戏伤害了两个人的友谊。正当他们准备直接跳过时,塞巴斯却突然起身,向克里斯走来,俯下身,捧住他的头接了一个温柔而短暂的吻。
沉默两秒后,爆发了足以掀开房顶的口哨声与起哄声,大脑断机片刻的克里斯怔怔的望着塞巴斯蒂安,后者却故作淡然,只是那一路红到耳根的脸出卖了他。
那天晚上塞巴斯没有离开。
克里斯坚信自己是个直男,塞巴斯也是,他们都曾交往过很多任女朋友,克里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对一个同性的躯体产生性趣,可是,当塞巴斯一颗一颗解开自己胸前白色衬衫的扣子的时候,克里斯脑中那可怜的理智也跟着他的动作一点点的悉数斩断。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压抑的嘶吼,野兽般的一下将塞巴斯压在了自己那曾躺过两任前女友的双人大床上。
当清晨的阳光洒在克里斯身上时,他像触电般的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他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来源于自己做的一个荒唐的梦,然后散落一地的衣服自己身旁侧身而眠的塞巴斯光裸的脊背无一不提醒着他昨夜的疯狂与真实。
这只是一次心甘情愿的互相发泄,对双方来说都是一次新鲜而刺激的经历,他们无需为此有自责或是其他什么。“我是直男。”当克里斯送塞巴斯下楼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塞巴斯突然回过头,望着克里斯无比认真的说道。
“当然了,我也是啊。”微征片刻,克里斯连忙开口。
塞巴斯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加快了下楼梯的步伐,黑色风衣的背影逐渐消失于克里斯的视线里。
从那天开始,他们便断断续续的保持着这种有些不可思议的关系,直到现在。
克里斯走过去,坐在了塞巴斯身旁,伸出手,轻轻拂开了黏在塞巴斯脸上的发丝,这个动作引来了后者有些躲闪的侧头,塞巴斯背过身子,调低了床头灯光合衣而眠。“早点睡吧。”
克里斯不以为意的笑笑,“晚安。”他轻声说,然后躺下,动作轻柔的帮身旁人掩上了薄被。

#2
塞巴斯蒂安终于完成了今天的锻炼指标,他从跑步机上下来,汗水打湿了灰色背心,如果不是因为下雨的话,通常时候他更喜欢在户外跑步,沿街形形色色的人们和风景总比只能千篇一律的盯着跳动的数字强,他走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牛奶,一边喝着一边打开了手机。
刚刚点开推特,塞巴斯便被铺天盖地的消息吓了一跳。“嘿!你看见了吗!克里斯有女朋友了!他居然转变口味了哈哈哈哈哈哈”安东尼一口气发了十多条内容相仿的私信,果不其然,现在整个推特都已经要爆炸了,比起一周之前希德勒斯顿曝光恋情时的热闹有过之无不及,女朋友?塞巴斯皱眉,随便点开了一条推特,果然,屏幕上那熟悉的脸正搂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对着镜头露出幸福的微笑。
“就像七年级时候幻想的恋爱对象。”他读着新闻上的语录,放下了手中牛奶,果然过于冰凉的东西不适合运动后立即饮用,他现在骤然觉得胃里一阵电流般的刺痛。他靠着桌子坐下,退出了嘈杂得网络空间。
房间里突然陷入一片寂静。只能听见窗檐上不时有雨珠落下溅在阳台上的声音,塞巴斯一只手轻轻按摩着胃部,一边再次摁亮了手机。在信息里,他和克里斯的对话一直停留在上个月,当他们从酒店分开后他回到家的第二天,克里斯曾给他发过两条短信。
“已安全到达,午安。”
“我会想你的。”
不过他没有回复。
Jenny说他们已经约会了有一个月的时间,恰好是上个月的时候,塞巴斯想着,胃部的疼痛在持续放大,他放下了手机。
很快他便再次将它拿过来,打开了收件箱,选中了克里斯的名字后,用力摁下了“确定删除”。
-tbc-

我!不!做!人!了!!!上个星期抖森公布恋情的时候我还信誓旦旦给朋友说如果今天是CE我!就!去!跳!楼!!!看来饭可以乱吃话真的不能乱讲CE菊苣我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我心脏受不了啊啊啊![伤心到变种.jpg]
不如跳舞!公布恋情不如跳舞!!!
另这篇是HE!我一定要写肉来抚慰自己受伤的心呜呜呜呜呜呜!

评论(16)
热度(92)

© 锦灰 | Powered by LOFTER